首页 女生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很嚣张

第259章 很受伤

  第259章 很受伤

  “没有。”景升也特意观察了,两个人太像了,而且此人也明显知道云千悦,来自青辰宗。

  “你确定他不是白睿”景升还是有些怀疑。

  “不是,他不是白睿。”云千悦依旧非常肯定。

  看到云千悦这般肯定,景升倒也不再怀疑。

  “所以也就是说,白睿有孪生兄弟”

  云千悦抬头看向了景升,转而想了想:“如今看来只能如此,不然他不能和白睿这般相似。若不是因为我了解白睿,很难看出破绽来。”

  景升心中瞬间有些小不高兴。他就是那个看不出破绽来的,却没有想到,云千悦如此了解白睿,嗯,不舒服,很不舒服的感觉。

  “师叔,怎么了”就看到景升站在那里,脸上很不好。

  “没事儿。”景升有些变扭走到了一旁坐下。

  既然景升说没事儿,云千悦也没有多想,坐在一旁开始想着怎么回事儿。上一世,自己从来没有察觉到青辰宗里还有一个和白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白睿一直被藏在青辰宗,就是青辰宗内部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青辰宗要这么做其他人不知道,但是端宗主一定知道,端宗主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千悦手劲加重了几分,紧紧捏着茶盏。

  “你在担心白睿那小子”许久没有说话的景升,不禁问道,这丫头的表情不对。

  “是。”云千悦也没有多想,直接了当地承认了,“我很担心。这一切太诡异了。白睿从来没有提过自己有这么一个孪生兄弟。而青辰宗的人,貌似也没有几个人知道。那个端夫人和端宗主两个人竟然一直将白睿当成独苗养大,诡异,他们想干什么若是白睿中毒不解,那么今天看到的这个白睿是不是就要取而代之还是他们另外有些什么企图”

  云千悦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脱口而出。

  “我是不会让他们伤害白睿的。”

  云千悦说出这话,景升也愣住了。白睿对她来说这么重要

  “师叔,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涉及宗门,恐怕她的力量查不到了,“也许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呢会不会和师祖一直想查的有关我总觉得有关联,这也许是个突破口。”

  景升没有吱声。

  “师叔”云千悦觉得一举两的事情,为何师叔好像不太开心

  不想查。

  可是一抬头,景升看到云千悦眼神中的小光亮,叹了口气,竟将这三个字给吞了下来,然后点头换了三个字:“知道了。”

  一听景升愿意查,云千悦解决的这事儿肯定妥了,笑眯眯说道:“谢谢师叔。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那个白睿狡猾的很,说是自己要去好几个地方,不能和咱们同行,不管他们,我们先去龙雀国的京都。”

  “嗯。”意兴阑珊的样子。

  云千悦站起身来,时不时看一眼景升,师叔这是怎么了不过师叔脾气一向古怪,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云千悦也不再逗留走了出去。

  唉。

  他们家娘亲也太后知后觉了,今天大骗子肯定很受伤。娘亲这么关心白睿,大骗子肯定也没有想到。

  一直在云千悦怀中的云小不叹了口气。虽然说,他喜欢和大骗子对着来,可是除了大骗子,谁也不能抢他们家娘亲啊。

  一进屋子,云小不就钻了出来,打算帮帮大骗子。

  “娘亲,你喜欢那个白睿”

  “啊你这小东西,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不是和你说了吗是朋友。”

  “可是你们的关系也太好了吧。竟然能看得出来那个白睿不对”云小不小眼睛滴溜溜转,盯着自家娘亲。

  “你娘亲这么聪明,有几个人能骗我。”说着,云千悦对云小不眨了眨眼睛,但是看着云小不精明的小眼神,云千悦噗嗤一笑,然后说道:“其实挺好看出来的。一是,白侠没有跟着。二是,他说白侠和我关系好,好个屁。三是,这次是我们突然来龙雀国,我根本没有和白睿说过我想开绣庄的事情,这人却根本不知道。”

  云小不跳到桌子上:“那你应该和师叔说一声嘛。”

  “啊为什么”

  因为师叔在意你啊。云小不直摇头。他们家大骗子和娘亲两个人是不是都有点在这方面不聪明

  但是云小不才不要帮大骗子说这些呢。

  “不然师叔会觉得自己蠢啊。你都看出来了,他看不出来,很受伤。”

  是吗

  云千悦摆了摆手:“不会的,师叔那么聪明,行了,赶紧睡觉。”

  云小不无语,罢了,这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没救了。

  云小不像是小人精一样,走到一旁直叹气,跳到了床上睡觉去了。

  受伤了吗

  云千悦也躺了下来,想着刚才景升好像情绪是有些不对,但是师叔那么厉害,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受伤吧。他又没有和白睿多说话,就是看了两眼,当然不可能知道那么多。

  云千悦摆了摆手,觉得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第二天一早,白睿就离开了,都没有等云千悦,云千悦冷笑,更加不可能是白睿了。这是怕自己知道他们的踪迹吧。

  云千悦和景升两个人倒也无所谓,直接上了马车,直奔龙雀国京都。

  看着云千悦的马车离开,几个人飞速上了另外一条官道上的马车。

  “云千悦确实直奔京都。”

  “白睿这个名字真是好用啊。云千悦应该不会骗他吧。”一个冷笑,“去,你们几个盯着云千悦,有任何奇怪的事情,随时来和我说。”

  “是。”

  转而,这边的马车也飞速前进。

  师叔的情绪不对,一路上都没有再和她说什么话。云千悦时不时偷偷瞄几眼景升,都是在闭目养神。

  “师叔,你去打听了吗”

  “嗯。”

  言简意赅,景升又恢复成了不爱说话的景升。

  云千悦噘了噘嘴巴,一低头就对上了云小不的眸子,看,怎么样,受伤了

  真的受伤了

  云千悦真是闹不清楚,这是受的哪门子上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